{link}
  1. <var id="RBcF43saX"></var>



    博彩公司试玩给董明珠一个杠杆,她就能撬走整个格力电器

    文章来源:安宁市 发布时间:2019-07-20 09:29:12  【字号:      】

    给董明珠一个杠杆,她就能撬走整个格力电器

    格力这场旷日持久的“父子战斗”终于要停止了。

    4月8日晚间,格力电器宣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格力团体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法协定转让格力团体持有的格力电器总股本15%的股票。本次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把持人可能将产生变革。

    4月9日格力电器复牌后涨停,封单超130万手,收于51.93元,市值在一天内增加284亿元。

    在外界一片“毕竟谁来接盘格力”的猜测声中,鲜有人注意到,一场连续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战斗,终于要停止了。

    但不管战斗终局如何,格力都将迎来不可避免的激烈震动。

    格力与格力:“父子恩怨”三十年

    格力团体的前身是成立于1985年的珠海经济特区工业发展总公司。1991年,兼任冠雄塑胶厂与海利空调厂(均为特区工业发展总公司旗下子公司)总经理的朱江洪将两个厂子合并,正式更名为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

    特区工业发展总公司更名为格力团体,将格力品牌收归团体所有,并授权团体旗下所有企业应用——由此,格力团体与格力电器间的恩怨拉扯正式开启。

    1990年,董明珠进入格力担负业务员,1994年升任经营部部长。2001年,被朱江洪一手提携起来的董明珠出任格力电器总经理,朱江洪则转任董事长,“朱董配”共同执掌格力一直到2012年。在“朱董配”的这些年里,两人除了经营层面的协作外,还携手与母公司格力团体做“奋斗”。

    第一场“战斗”是产生在2003年的商标权之争。

    在格力电器成为市场上产销量第一的空调品牌后,格力团体将格力品牌授权给包含格力小电器在内的其他下属公司,引发朱江洪的强烈不满。

    2003年10月,格力电器发表声明,不点名地批驳部分公司借用”格力电器“”格力空调“等品牌形象进行宣扬,严重误导了投资者与消费者,对格力电器构成侵权。格力团体方面则立即“回击”称,格力品牌归团体所有,包含格力小电器在内的下属企业均有权应用。

    这场争执延宕五年——2005年,双方签订无偿转让商标合同,而由于当时该商标被质押,转让手续直到2008年3月才完成。

    因商标生了隔阂后,有新闻称格力团体打算将持有的格力电器股份卖给外资美国开利或日本大金。最终是2006年的股权分置改造救了格力电器,在股改中,上市公司管理层得以坚持稳定,国资持股比例也终于开端降落。

    2010年7月15日,朱江洪与董明珠在北京出席格力电器新技巧全国宣布运动

    在董明珠于2012年正式兼任格力团体与格力电器的董事长后,她和珠海国资委间的拉锯与冲突变得更为尖利。

    2012年,原珠海国资委副主任周少强空降格力团体担负党委书记、副总裁,这个国资委尝试制衡董明珠的举动却未掳获中小股东的心——在股东会上,周少强得票率仅为36.6%,落选格力电器董事会。次年,周少强因被曝出在奢华会所内公款消费而遭调查,最终被免去在格力团体的一切职务。

    2016年10月,董明珠卸任珠海格力团体有限公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一度被视作是她与珠海国资委间抵触进一步激化后的成果,她也正式与格力团体划开界线。

    今年1月,在格力电器的股东会上,董明珠胜利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董事会剩余八人里多为在格力电器任职多年的老将或与董明珠私交甚笃的闺蜜,仅一人来自格力团体,但也是曾在格力电器工作近20年、经董明珠一手选拔的老将。

    这也显示出,经过多年奋斗,董明珠已将自己在格力电器内部的话语权扩大至足够大,把格力电器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据财新报道,接近格力电器的知情人士流露,早在2018年年初,珠海市国资和格力团体就已有转让股份的初步打算,并与董明珠进行过商讨。格力团体一直未能在格力电器坚持足够的影响力,早已心生退意。

    股权角力后,格力电器更须要“触及灵魂”的变更

    对于格力团体拟转让的15%总股本的“接盘方”,目前重要存在三种猜测:

    格力电器管理层、董明珠及其一致举动人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

    广东省国资委或其他国有资本

    第三方外部资本(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有珠海国资人士流露,富士康科技团体近期在珠海进行了大范围投资,有可能成为潜在的接盘方)

    不管是谁来接盘,都很难一口吞下这15%的股份。

    依照公告中所规定的转让价钱不低于4月9日前30个交易日每日加权平均价钱的算术平均值来盘算,格力电器15%的股份须要超过400亿元资金。

    2018年三季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9月30日,第一大股东格力团体持有格力电器18.22%股份,格力团体由珠海市国资委100%控股;由格力电器核心经销商组建的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有8.91%的股份。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直接持有0.74%的股份,为第十大股东。

    人们最想知道的,无疑是董明珠对格力电器的把持权是否会再上一个台阶。

    河北京海控制着格力的经销商资源,与做销售出生的董明珠关系亲密,二者合计持股9.65%。如果二者确系一致举动人,那么,董明珠方面只需再掏约74亿元资金拿下2.68%的股份,合计持股比例就将到达12.33%,成为格力电器的第一大股东。

    不管最后谁来接盘,董明珠与珠海国资委间旷日持久的战斗都将迎来终局——在股份转让完成后,格力团体所持格力电器股份将降落至3.22%。

    但这个结局并非毫无代价,对格力电器来说,一场“地震”避无可避。

    家电行业察看员

    刘步尘表现

    ,只要格力电器的第一大股东产生变革,公司的不断定性就会大大增添,而此处的“不断定性”毕竟是利好还是利空,则取决于接盘人是谁。

    若董明珠与管理层最终成为格力电器的实控人,则必将背负“国企私有化”这一声誉的十字架。不过,如此一来,董明珠也无需受到国企65岁退休年限的限制,可以毫无约束地实行造手机、造芯片等种种构想。

    但在董明珠极为强势的个人风格率领下,格力电器的未来就真是一条康庄大道吗?

    在执掌格力电器的六年多时光里,董明珠先后为格力计划了造车、买手机、造芯片等等新业务,盼望在空调市场天花板见顶的情形下为格力打造出多元化布局。但她寄予厚望的每个新业务的发展,均未给市场留下深入印象——以格力手机为例,极光大数据显示,格力手机在2017年到2018之间的市场保有率尚不足0.1%。在董明珠本人针对新产业趋势发表的高调言论对照之下,格力在新业务发展上陷入的困局显得尤为刺眼。

    就在此次股份转让发布几天前的博鳌亚洲论坛上,董明珠表现,不是所有的国企混改都可以胜利,国企改造应当是市场化推进,企业做不好是架构和内部治理不好,而非与国企或民企的背景有关,制度建设最主要。

    格力电器真正须要的是治理构造上的变更,而不仅是带有鲜明个人特点的KOL代言。

    他山之石:耐下性子,徐徐图之

    要是想在完成管理层控股的同时,实现安稳过渡、不阅历动荡,格力电器与董明珠或许应当参考柳传志治下的联想。

    1993年,柳传志向联想第一大股东中科院提出股份制改造的想法,尽管获得了时任中科院院长周光召的批准,却未能获得财政部及其下属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同意。柳传志的变通之法是将联想的部分利润作为嘉奖发给员工。当年,联想员工获得了公司35%的分红权。

    柳传志

    但谨严的柳传志怕自己被扣上“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选择将这笔分红登记却不实际发放——于是,这笔35%的利润分红一直登记到了2001年。

    2001年,联想成为国度股份制改革试点企业之一,财政部下文件由科技部牵头处置联想改制事宜,这笔“不敢动”的分红款最终顺理成章地转换成了35%的股权,联想从此实现员工持股打算。但这和中科院持有的65%股份相比,仍旧不够。

    联想又等了八年。在中科院开启社会化改造后,盼望引入社会资原来购置旗下院所开办的各创新企业的股权,柳传志为联想找来了中国泛海控股团体公司。2009年9月,中国泛海以27.55亿元正式入股联想控股,持股比例到达29%。尽管中科院仍旧是第一大股东,但持股比例降至36%,与联想员工持有的35%、泛海控股持有的29%形成平衡。自此,国企联想的混改终于完成最要害一步。

    在联想安稳股改的进程中,柳传志的手腕与耐烦很主要,同样主要的还有其最大股东中科院的支撑。

    相似的例子还有TCL,时任TCL总经理的李东生也在与惠州市政府会谈过后采取“先分红权、再股权”的方式推动股改。

    而对格力来说,故事是另一副样子。这些年来董明珠与珠海国资委之间的较劲宛如东风与西风——不管最终谁压倒了谁,都会给格力电器本身带来水平不小的冲击。




    (责任编辑:改则县)

    附件:

    专题推荐

    • {links}